黄泥岗

编辑:星期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13 10:06:17
编辑 锁定
郓城东南16公里处有一集镇名黄堆集,据说,此处即当年晁盖吴用智取生辰纲之地 ,郓城县文物管理所保存有一块黄堆集出土明朝万历年间石碑,碑文记载:“详考在宋徽宗崇宁年间,环梁山者八百里皆水也,堆北距梁山六十里许,为水浒南岸,古称为黄土岗,即此处也。”且对此地方位地势,作了叙述,道出该地既是渔人休憩之地,又处宋时水陆交通要塞。由于后人取土和黄河淤积,此地已不见往日堆突坦荡,但一进村口,仍可看出高于四周之地。一块镌有“黄泥岗”字样巨石,立于村头路边,旁边一块石碑上详细记载了晁盖、吴用等人智取生辰纲经过。
中文名称
黄泥岗
所属地区
郓城东南16公里处有一集镇名黄堆集
事    件
当年晁盖吴用智取生辰纲之地 
时    间
宋徽宗崇宁年间

黄泥岗水浒原文

编辑
水浒传
第十五回 杨志押送金银担 吴用智取生辰纲
杨志见众人吃了无事,自本不吃,一者天气甚么热,二乃口渴难煞,拿起来,只吃了一半,枣子分几个吃了。那卖酒的汉子说道:“这桶酒被那客人饶了一瓢吃了,少了你些酒,我今饶了你众人半贯钱罢。”众军汉凑出钱来还他。那汉子收了钱,挑了空桶,依然唱着山歌,自下冈子去了。
那七个贩枣子的客人立在松树傍边,指着这一十五人,说道:“倒也!倒也!” 见这十五个人,头重脚轻,一个个面面厮觑,都软倒了。那七个客人从松树林里推出这七辆江州车儿,把车子上枣子都丢在地上,将这十一担金珠宝贝都装在车子内,遮盖好了,叫声“聒噪”,一直望黄泥冈下推去了。杨志口里只叫苦,软了身体,挣扎不起,十五个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七个人把这金宝装了去,只是起不来,挣不动,说不得。
我且问你∶这七人端的是谁?不是别人,原来正是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,三阮这七个。 却才那个挑酒的汉子便是白日鼠白胜。却怎地用药?原来挑上冈子时,两桶都是好酒,七个人先吃了一桶,刘唐揭起桶盖,又兜了半瓢吃,故意要他们看着,只是叫人死心塌地,次后吴用去松林里取出药来,抖在瓢里,只做走来饶他酒吃,把瓢去兜时,药已搅在酒里,假意兜半瓢吃;那白胜劈手夺来倾在桶里∶这个便是计策。那计较都是吴用主张。这个唤做“智取生辰纲。”

黄泥岗外译本:黄泥冈的袭击

编辑
《水浒》在国内可谓是妇孺皆知、为世人所喜闻乐见的长篇小说了。在国外,它也是世界各国人民最为喜爱的作品之一。《水浒》现已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意、俄、匈牙利、捷克、波兰、朝鲜、越南、日本、印尼及拉丁文等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。
《水浒》传到外国,最早是日本。据日本汉学家白木直也先生《水浒的传日与文简本》一文中载:“十七世纪的后半叶,《水浒》得以传来为日人所见。”1728年,日本江户时期就翻刻了由李卓吾先生评点的《忠义水浒》中的二十回书。1757年冈岛寇山依据李卓吾评点的百回本《忠义水浒》改编成《通俗忠义水浒》七十卷。以后陆陆续续又有二十余种,其中以前进座剧团翻译、改编成的话剧《水浒》及《续水浒》最为成功。它比较忠于原著,为日本人民所称道。但也有一些译本为迎合市民的低级趣味,歪曲了书中的人物形象,如把林冲扈三娘写成了一对情深意笃的情人,矮脚虎王英倒成了情场上的失败者。据悉,日本保存了多种版本的《水浒》,甚至其中若干在国内早已失传的版本,在日本也完整地保存了下来。
在西方,则以法文译本为最早。由法国汉学家巴赞翻译、题名为《水浒摘译》,在巴黎1850年第五十七期《亚洲杂志》上就发表了。到了1883年,意大利也出现了《水浒》的意文译本。译者是意大利人安德拉斯。他节译了鲁智深的故事,取名为《佛牙记》,在米兰出版。到了二十世纪初,德国人又把《佛牙记》译成德文出版,书名又改为《鲁达上山始末记》。而另一个意大利人安德烈奥吉又把《水浒》中杨雄石秀、裴如海和潘巧云的故事翻译成书,取名为《菩萨的人》。

黄泥岗历史记载

编辑
到了1927年,柏林出版了一本专门说武松译本,名为《强盗与兵》。译者是爱林斯达。这位译者并不懂汉语,他仅根据一位中国留学生的口述整理,又进行了大胆的加工,结果闹了不少笑话:比如把李逵的故事错安在武松的身上,变成了戴宗神行法整武松,武松还会摇头晃脑吟诵白居易的诗,等等,就是这么一本书,后来被翻译成英文,在伦敦一家杂志上连载,书名又改为《一个中国巨人的历险记》。《水浒》的德文译本是最多的,书名五花八门非常有趣:节译杨雄潘巧云的故事,译名为《圣洁的寺院》;节译武大郎潘金莲的故事,译名为《卖炊饼武大的不忠实妇人的故事》,另外还有《黄泥冈的袭击》、《强盗们设置的圈套》,内容是晁盖吴用智取生辰纲的故事。西方最早的七十回《水浒》译本是德文版,题名是《强盗与士兵》和法文译本《中国的勇士们》。一百二十回本《水浒》有英文版的《梁山泊的强盗》、意大利文版的《匪徒》等。西方的这些译本,特别是节选本大都不完整,不太忠于原著,但也有颇受欧洲人喜爱的。
《水浒》在朝鲜及东南亚各国的流传也较早。在十七世纪的李朝时期,朝鲜就翻译了《水浒》,还配编了一本《水浒小说语汇解》。越南前主席胡志明主席就是个水浒爱好者。五十年代初就有根据七十回本《水浒》译本的六十七回本越文《水浒》。印度尼西亚也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,在其《星期新闻一周刊》上连载《水浒》故事的,连载的书名为《梁山一百零八名英雄》。
《水浒》的外译本众多,译得比较好的要数1933年美国出版的《四海之内皆兄弟》了。译者是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美国女作家泼尔·西登斯屈里克·布克。她自幼来中国,与中国老师谈中文经典,精通中国文字,熟悉中国社会。她还取了个中国名字:赛珍珠。她根据金圣叹的七十回本翻译《水浒》,比较准确、生动、忠于原著。鲁迅先生在给友人的信中曾说:“近布克夫人译水浒,闻颇好。”(《给姚克的信》)可见其译本之成功。
因赛珍珠的译本是用英文译成,又较忠于原著,故很快又传遍欧洲,使欧洲也有了比较完整、可靠的译本。
词条标签:
语言 文学书籍 小说 多义词